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卢家旧事  

2017-02-03 17:59:0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卢家旧事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清张献忠盘踞四川的时候,烟火相望,丁口稀弱,湖广人大迁四川。有卢姓一支入蜀,定居成都大邑新场。清末,卢家有位公子弱冠为官,娶侯家小姐为妻,卢家以为荣,建了牌坊,刻卢花龙门子五字。一日,卢家公子前往邛崃买药材,归途路过桑圆镇,见众人围观行刑。刀引头落,有围观者穿草鞋,断头滚至草鞋边,竟一口衔上鞋头草绳,蹬踹不可脱。公子大惊,匆匆折返,又淋了场暴雨,回家后大病一场,梦魇缠身,不久竟死去。侯氏时年十八岁,有孕。

卢家大院族长富裕而不善治家,族人私下称卢暴君。除夕夜百户族人从丑时到巳时依次赴族长家拜年,来者皆得汤圆一碗,又按远近、辈分发压岁钱。晚辈或得五银元,远房亲戚得三、二银元不等。家败,又不幸遭遇火灾,房屋并牌坊毁于一旦。

卢侯氏孀居叔伯家,不久得一子,取名御宽。卢家三叔不悦,在猪圈边搭床,起居饮食都怠慢卢侯氏。几年后三叔又逼卢侯氏改嫁,只留独子御宽。卢侯氏不从。新场皆知侯家小姐善针线,卢侯氏落难,便有世家雇卢侯氏做女工。卢侯氏做黑缎勒子,把玉佛珠子、红宝石串在娃娃帽上,绣花栩栩如生,不久后便有了自立门户的资财,带着御宽搬出了三叔家。除了接针线活,卢侯氏另设一爿小店,卖棉线等杂货,昼夜忙碌只为独子重振亡夫的家业。

卢御宽自幼聪明,口才好,文采佳,写得一手劲挺的毛笔字。学成告别卢侯氏,独自步行至成都应试成都粮食局。考官问起名字,身世,学问,对答如流。应试结束,考官合书停笔,见他眉清目秀,顿了顿又问道:你上楼走了几格台阶?御宽从容回答:九格。遂在粮食局就业,司税务。御宽为人谦和,兢兢业业,不久后又得到升迁,派遣至重庆彭水、庆湖。

大邑黄土桥有个李姓大家,主人叫李湘恒,是个医生,常年外出。李家闺秀唤作晴霞。小姐长得高挑白净,一脸书卷气。李湘恒软弱又多情,在外面悄悄养了个女人,不久后败露。李家女主人性格坚强,断然要求分居。李湘恒只好迁到歇马店,独自开了个私人小诊所。有媒人撮合李家和卢家。卢侯氏见着李家女子有骨气,答应了亲事。卢御宽娶得李家小姐也是欣喜。

晴霞一生为御宽生了七个孩子。头胎是个女孩,取名蕙兰。蕙兰半岁出麻子夭折。随后又生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取名为钟麟炳麟紫英。紫英诞于一九四二年。几年过去了,三个孩子又生麻子,卢御宽那时候还在重庆。钟麟和炳麟染病后相继夭折,紫英高烧不退。御宽的朋友李云蓬写信:一切尚好,只是你家苑庭中三朵花萎谢了两支,还有一支奄奄一息。御宽大惊,连夜赶回大邑。晴霞连失两子痛不欲生,紫英气若游丝,用尽了药材只好将那小女孩合着衣服平放在水缸下面退烧。民间传:麻子是烧三天,现三天,免三天”——发烧三天之后那疹子才出来,疹子要等三天后才渐渐消退,而消退又历时三天。几日后,紫英醒来要水喝,又要吃发糕。御宽和晴霞悲喜交加,把这个小女孩当成掌上明珠。紫英死里逃生,御宽又迎来了人生的春天。

卢御宽从重庆调遣至宜宾。把妻子晴霞、母亲卢侯氏、女儿紫英也接到宜宾。卢家那时候资财丰裕,有仆人和轿夫。母亲卢侯氏在短暂不幸的一生的最后时光在铜桥置地二十亩,又在新场置地一百亩。她料到太平不长久,把纸钱藏在墙缝里,银元则用布料包裹起来悬于床下或用藏在空的泡菜坛子里。母亲卢侯氏死后,御宽守孝三年。又在新场买了一幢房屋,专门囤积上好木材,打算修建卢公馆,重振家业。又托猎人在多山的重庆得了一张虎皮,人家说:卢家的虎皮铺在床上,那床上正对的瓦顶都不会有积雪。紫英顽皮,腕上一天要带两个玉圈子,上午玩耍磕坏一个,下午再从首饰盒里抽一个新的来带;去铁铺子买剪刀没带钱,索性拿玉圈子来换一柄铁剪子。在紫英之后,晴霞又生了三个儿子,卢百明,卢黎明和卢艺明。

好景不长,那囤木材的屋子被国民党二十四军所毁,木材也在乱世中流失了。临近一九四九年,御宽念及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从宜宾迁回了新场。家中的仆人、轿夫爱他好人品,执意跟他回新场,御宽见时过境迁,一一辞退;又想起母亲生前购置的土地,出于对收租子的不屑和某种不安的预感,他明智地将其全部出售。一九四九年后,地方亟需经济人才,国民政府官员接受了三个月的培训,开始在税务局工作。紧接着又是如火如荼的三反五反肃反运动反右斗争,御宽多次被调查。调查小组说:历史是清楚的,但并不清白。却只是捕风捉影地找到了些官僚主义的传闻。他一如既往从从容容上班,闲暇时为新场的居民代笔写红白喜事的请帖。

临近一九六零年,紫英即将成人,御宽在紫英身上看见自己年轻时候的一点影子,聪明,大方,伶牙俐齿。新场的太阳依旧慵懒地照着街坊和田野,只是在一些突兀的、匆忙的脚步声里含着某种无可名状的躁动。一日黄昏,晴霞告诉御宽有媒人来访。御宽没有答话,脸色阴沉了很久,晚饭后回到卧室问起晴霞的嫁妆。待妻子絮絮说完,御宽说:与其让紫英现在就嫁人,不如用这些积蓄送她出国去。虽然前途未卜,但不知为何,我心里始终觉得不安……我有朋友去了英国,若是紫英去英国,或许还能照顾她。晴霞坚决不同意,她从前在桑圆镇附近见过美国的伤兵,那洋人有着玻璃珠子似的蓝眼睛,头发红得像着了火一样,晴霞只觉得可怕。她又迷信得要命,每逢整十的数字就觉得不吉利,买米从来都精确到九斗,绝不买一升;如今见着这年岁逼近整十,御宽又盘算着要送女儿出国,她忽然觉得大祸临头。从来不同御宽发火的晴霞头一回同御宽吵架。御宽在妻子决定绝食的第二天早上打消了送紫英出国的念头。

紫英最终去了新都念幼儿师范。到卢御宽家中做媒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紫英中学时候的历史老师姓吴,他向卢家介绍了一名在广东做政治教员的青年。有照片邮寄过来,黑白的两寸照片,边框的齿状花纹裁成整齐又妥帖。那男子相貌堂堂,眼里满是热情。晴霞见紫英也喜欢这男子,虽然顾虑广东地势遥迢,还是允许了紫英同他通信。然而六个月后,紫英把一沓函着工整蓝黑墨水字迹的信件付之一炬,又锁在房间里大哭一场,吓坏了三个弟弟。事后晴霞悄悄问起缘由,紫英说:他几乎要向我求婚了……却说吴老师出身有问题,政治成分不好,要我同吴老师断绝关系才肯娶我……我是喜欢他的……却没有料到他人品这样坏。御宽知悉了此事,心底却暗自庆幸。

紫英有个好朋友,叫何菱君。何菱君是紫英大姑爷家的幺女,也是这小镇上为数不多的念完了高中的女孩子之一。菱君身材清瘦,脸上有雀斑。不幸家里被划成富农成分,没有人来娶她。那时候举国饥荒,新场也是实行低标准,紫英大姑爷来御宽家讨要食物,说几天没有吃饭了,结果一口气吃了半钵芋头,吃完后竟被胀死。菱君的母亲更是着急把女儿嫁出去,终于有一个生产队长同意了亲事。新场人讲,富农家的女儿得找生产队长做丈夫,好歹也是大红山遮身子。菱君就要出嫁了,她说:紫英,你也要常常来找我玩啊!后来菱君回到新场好几次,说是逃回来的,边走变哭泣,说那男人喝酒,经常殴打她。人家都说:何家幺姑娘可怜,娘屋没人。菱君每次逃回新场,就径直去御宽家,找紫英哭诉。李晴霞不敢收留她,只能给她做面,做玉米馍馍。问她:幺姑娘要去哪儿呀?菱君只是流眼泪。

菱君后来还是被夫家的人接走了。

紫英不久后也出嫁,嫁给了周姓人家。媒人叫王寿堂,原先是地下共产党员,后来成了大邑县的第一任县长,是卢御宽的朋友,又敬仰他有学问。王寿堂三反五反的时候蹲过监狱,平反后在新华书店工作,每年过年都来卢家,端来酒米饭和黄水卤肉。紫英的先生在刘文彩的庄园做修裱和建筑维护,是个温柔老实的男子。公公倒是个颇有故事的人,年轻时在四川军阀的手枪连混,在前往重庆打击红军的途中突然生疮,干脆当逃兵一路走回了安仁镇,整理了行头,在地主家做起了账房先生和司仪,积蓄丰裕起来,也购了土地和商铺,所幸划分成分的时候是中农。

御宽生命的风浪逐渐平静起来,他一直在税务局工作到了退休。即使在文革的时期,也只不过被红卫兵抄过两次家。头一回是抄了两板箱的书籍,里面有他喜欢的《杜诗百首》和《元白诗选》。紫英听说红卫兵来抄家,赶回父亲家同这些年轻人理论:《杜诗》是毒瘤,杜甫草堂呢?有能耐把成都的杜甫草堂烧了啊!那年轻人见紫英泼辣,又没法反驳,只好把《杜诗》退了回来。第二回来抄家,把《杜诗》又抄走了,一同抄走的还有那张虎皮,一只帽筒,几只江西瓷的花瓶。唯独幸存的是藏在屋梁上的一套《红楼梦》。

卢御宽活到了九十二岁。入殓时家人没有找到一张照片,他为数不多的像,穿着长袍站在妻子身后的,在照相馆里穿着西装的,早在文革时期就全部烧毁了。

卢家后人找来一名画像的匠人。他用炭笔涂涂写写,画成了,街坊邻居都来看,都说画中那男子和卢御宽长得一模一样。

 

       “那么何菱君呢?何菱君后来怎么样了呢?

       “菱君姐姐,再也没有音讯了呀。她最后一次来,就是我妈妈给她做玉米馍馍的那一回。

       “卢侯氏呢?她去世后埋葬在哪儿的呢?

       “我奶奶的坟迁过一次,就在新场后山的竹林里,倒是没有和她早逝的先生葬在一起了。当时迁坟的时候,捡她的骨殖,还看到了一只玉圈子和一枚金戒指。我奶奶回答。

       我的奶奶就是卢御宽的女儿紫英。

 

手记:2017130日大年初一,大邑县

成稿:201723日星期五,泸州百子图

插图:(清)改琦《记曲图》,1807丁卯年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