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魔法消失了  

2016-09-11 00:57:5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法消失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魔法消失了。

八月的时候在成都实习,住在外公外婆家中。外公养花很厉害。有一盆芦荟,年纪同我相仿,最初是从奶奶书房的窗台上移植来的;后来越长越肥厚,他又抽了新发的一小株送给我们家,那是在2004年之前的事情了。2004年我们搬家,我年幼时养的兰花死了,而那一株芦荟一直活到现在,长成盘枝错节的一大盆。他去年来我们家玩,折走了几只三角梅,就这样插在泥土里,如今生根已久,容貌清秀颀长。小葱,辣椒,只在是外公在侍弄,都会长得不可思议的葱茏。大家所谓的“green thumb”,我向来觉得是种魔法。

我大概在从前懂得这样的魔法。小时候种了好几季豌豆,把豌豆放在冰箱都会发芽;我见过黄色的、紫色的、粉红的豌豆花,用过亲手种植的豌豆尖下面。也种雪白的云豆,花生也会在千层雪冰淇淋的盒子里发芽。公共汽车站有小叶榕,我会把新长出的小树苗悄悄带走,把可乐易拉罐剪开,种树。枇杷长了一两年,后来因为同母亲吵架赌气,一剪子剪了,愧疚到几周失眠。在重庆念高中,一个人寂寥得要命,在窗台上种薄荷,又在一中女厕所边上挖了几株野兰草,如今依旧蓬勃滥贱生满阳台;随意吐在花坛里的苹果也发芽了,死了一株,剩下三棵从重庆移栽到家乡楼下。我是非常,非常喜欢草木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魔法消失了。

大学一年级去宜家家居买过两次花,都在冬天死了。二十岁的春天,我十岁生日种下的白玉兰树毫无预兆地死去。我在瑞典做交换生,养过一盆黄绿色的玫瑰,养过一盆洋葱,都在半年间相继枯萎。

今天晚上同一好友吃饭聊天。聊天之后在地铁站忽然觉得非常凄凉,非常孤独,恍惚得差点错过地铁站。觉得自己是一个活得非常辛苦又至今一事无成的人。我真正喜欢的也许不是草木,以及草木所代表那种小而美、宁静心安的生活;而是那些阔大的、繁华的、世俗的、野心勃勃的东西。我的学业,事业,恋人,都遥迢,都在地平线上。也许这就叫做丢失了本心;也许,本心天然如水流,容器换了,它也易形。

不管怎么去解释,我依旧感觉到一种迟钝的难过。

在瑞典三月的一个下午,朋友带我去拜访她父母的一个朋友,那男子大概五十来岁,单身,有一个长大成人的女儿,住在一艘能容纳二十来的个的船里。船停泊在斯德哥尔摩的海边,我们在甲板上喝下午茶。他有一只活泼又温驯的古牧,我们喝茶,她就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他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每年夏天从斯德哥尔摩出发,开着他的船向南,行驶将近两个月,抵达欧洲的最南端,有时候船上有客人,有时候是他一个人。我当时吃着饼干,觉得他好酷,“这是一个适合做情人,而永远做不成丈夫的人”。

我想,如果,如果,未来无法如愿以偿,我也整月整月,开着我的船独自航行罢。

而这也是一个愿望啊。

 

2016911 00:44于北京大学宿舍

(图:2016年9月10日摄于798)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