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卡尔玛地下酒馆  

2016-03-16 18:40:40|  分类: 在瑞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住的地方离Kalmar Nation很近。露丝尼尔斯花园在主教街14号,Kalmar Nation12号。

母亲在电话里问我什么是nation毕竟从字面上来讲,nation是‘国家’的意思。

       我想了想,说:也许应该翻译成会馆。隆德有很多这样的会馆Kalmar是瑞典的南部的一个城市,Kalmar Nation应该翻译成卡尔玛会馆。除了卡尔玛会馆,还有马尔默会馆,隆德会馆……多年以前nation有点像我们说的山东会馆川渝会馆那样的同乡会。如今只要你是在隆德念大学,任意加入哪一个会馆都可以。不同的会馆都由学生组织,都有自己的房屋,是一个社交的场所。

       卡尔玛会馆有一个地下酒馆,厨房也是由学生经营,我偶尔会吃去早午餐。二月八日晚上卡尔玛会馆做了咖啡和一种叫semlor的点心。Semlor奶油很重,是为了庆祝肥胖星期二。我去的时候酒馆里学生围在桌边练习瑞典语。三张桌子上分别摆着写着菜鸟”“中级高级的卡片,我坐在菜鸟的桌边。埃里克斯是一个瘦小的金发瑞典男生,他来教我们基础的句子,诸如我喜欢蓝色”“请给我收据。桌边的同学从美国、英国、瑞士、印尼和保加利亚来。

咖啡和点心做好了,我们在地板上铺开一张黑色的毛毡,脱了鞋子,端着点心盘席地而坐。一个瑞典男人拿了一本童话故事书,用瑞典语给我们念。酒馆里灯光柔和,听不明白也没关系,坐在那儿只感到沉静又温馨。那男人留着短的棕色络腮胡子,带着一张红黑格子围巾,黑色的冬衣下是灰色的衬衣。他念下去,我们都微笑着听,没有人离开。有的书页有黑白的插图,他举起故事书,环着一周给我们看。我听着那些陌生的音节,看着身边这些异国的同学,此时此景仿佛在一部陈旧的外国电影中见过,是冬天的房屋,窗外下雪,房间狭小而暖,众人围坐听一个男子讲述往事,炉火哔哔剥剥地烧着,有人低头呷一口酒。竟忽然感到害怕,担心这是梦境中的一帧,我会突然醒来发现在北京的一个下午;日后饭桌上谈笑:我曾做过一个怪梦,我竟煞有介事地在一部电影中,而我不懂其中的语言!

我身边坐的是艾娃,高个儿的立陶宛姑娘,讲六国语言,学语言学。我悄悄问她那书中讲了怎样的一个故事,她说:主人公是作者凭空创造出来的小生物,故事在讲他的朋友和历险。写作童话的人,也是说梦的人吧。

卡尔玛地下酒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Novice Party
卡尔玛地下酒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Kalmar Nation 
卡尔玛地下酒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Street in Lund
卡尔玛地下酒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Crows
卡尔玛地下酒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Clouds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