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四月的事,五月聊  

2014-05-03 20:3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从北京乘高铁到天津。身边坐着一个穿西装的疲惫的中年人,塞着耳塞,而耳塞里有嘈杂的音乐溢出。隔了窗,夜也垂着帘子。我在笔记本上记了一点日程安排,闭着眼睛打了一小会盹儿。这一片刻,似乎感觉到四月份拂袖而过漾起的微风。又是长长的一段没有文字落款的时间,像在每一个崭新的早晨拉百叶窗,天空沉了下来,旧事折了上去,有微风的这一秒,人是健忘的。所以才有“备忘”这一说法。在高铁上就打算回来把四月的碎布条缝合一下,没人过问也算是给自己贴着身穿的百衲衣。

 

四月十六日 百花深处

下午五点下课,阴天有风,室友说想带我去金融街看夜景。两个人说走就走,骑着自行车,从中关村骑到金融街,又去了北师大实验附属中学看她的母校,抵达了西单再折返。

在自行车上看路人的脸,都有一种喜形于色的感觉;慢行的老者,握着收音机,锣鼓京胡的声音传出;有时错过一扇贴近马路的窗,防盗的铁栏里探出青绿的新芽;放学的高中生穿着校服骑着自行车或者拖沓地走在街上,十三号线上的列车在头上倏忽驶过。在无数的路口和红绿灯之间,感觉被市井包围着,被无数人的命运簇拥着,这是一种踏踏实实、啰啰嗦嗦的热闹,就像菜市场里码好的鸡蛋垒好的南瓜一样亲人。

我们在金融街的星期五餐厅吃的晚餐,那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楼宇亮起了灯,威斯汀公寓亮堂的窗口让我想起了夏天,夏天的冰箱里有冻冰块的抽屉格子,现在抽屉格子立起来装满了暖色的光不知道成了谁窗边。她说由于在这里上了六年中学的缘故,所以对金融街的感情很深,她觉得这里是北京最美的夜景了,虽然她的母亲不以为然。她是高考完再搬走的。

晚餐后她领我去了她的高中。北京的高中很奇怪,没有晚自习,大家都回家自习,而住校的人很少,要成绩好才能挤进住校的名额。校园非常美,周围都是林立的高楼,操场上还有人打篮球,所有人都穿着校服。看着别人的青春,总有一种羡慕的感觉,即使自己也正处于一个让人羡慕的年龄段。大凡学校都是暖和柔软的,像是手掌心的那一块,它托着走得稳稳妥妥的学生。我站在楼上的一个露台上看着操场,也非常想念自己的高中。

我们没有沿着原路返回,朝北走。大路接着许多胡同。胡同的名字是有厚度的,历史书的厚度,故事集的厚度,家族相册的厚度。记得过了“粉子胡同”之后看到了一个路标,写着“百花深处”,恰有一垃圾车与我错车。一晃而过,只是记得它指向一个幽深漆黑的巷子。或许尽头有灯火人声,一院的树,一墙的花;深处有客秉烛夜游,或枕落花而眠。我心里喜悦,却不想寻觅、探访,亦不想弄明白那名字的来由。萍水相逢,点头之交,不再相见,很好。

 

四月十七日至四月二十日 妈妈

四月十七日下午洗了澡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犹犹豫豫不知道穿什么才好,整整一个小时弄成了时装发布会,室友们过了一把经纪人和评委的瘾,待我收拾好恍然大悟般挑着眉毛问我:“你这么折腾,真是见老妈么?”

当晚就飞车到中关新园挨着妈妈住,带了一本书《在中国屏风上》,躺在床上和妈妈聊毛姆。书里的情节很容易忘记,但是读书的时节、天气和心情怎么也忘不了。高中的时候看《面纱》,先看了电影,再看小说,看小说那天赶巧月考结束,买了书八点过左右,早早地关了窗户躺在了床上,一看看到凌晨,第二天狠睡到十二点过。上了大学又看了好几本他的书,觉得喜欢。也聊最近的课程和作业,感觉什么事情都才提了一个开头,就一点过了。

四月十八日早上带她到校史馆看了看,又在校园里走了走。四月中旬的牡丹花开得气焰嚣张,就是打蔫的败花,都有种老佛爷的架子;静园草坪的春草正正葱茏,六院的门脸儿也垂着紫藤的青花;燕南园野花也葳蕤得要革了春天的命似的,有人在那里写生,我看了一眼,画纸上的四月,简直是走了音的春天。时刻都在朝着登峰造极的浓郁逼近的这个时节,是没有可以拷贝的原声带的,回头瞟一眼蝶翅的功夫,半扇窗户就被爬山虎荫着了。妈妈很开心,我也开心。这天晚上我们在百年讲堂看了四折昆曲折子戏,她本打算过来看石小梅《牡丹亭》的上下折,结果演出在十九号和二十号两天晚上,非常可惜。

四月十九日,一早去了三里屯的PAGEONE书店和气味图书馆,下雨了,中午按图索骥般据着微信上推荐的“可以看到中轴线的餐厅”找到了前门一家低调的店,叫做Capital M。并没有多么壮阔的风景,室内昏昏暗暗,西餐也勉勉强强,倒是分量实足吃得理直气壮。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很多寻常的事情都觉得非常好笑,两个人吃一顿饭要笑岔气好几次,骨子里都有点特不正经的基因。想到一年前还在重庆三峡广场楼上的陶然居惴惴不安地同她聊着未来的打算,而此时却坐在中轴线上谈着北京的天气和生活,感觉在拍电影一样,撕了几页日历,场景切换,我黑眼圈明显重了,妈妈呢,反正还没有我老得快。午餐之后和妈妈在前门溜达,忽然天色晴朗起来了,我挽着她就在想,什么时候也要用自己的挣得钱请她和爸爸来,要在北京风景最好的地段,坐在高高的楼头。

后又到雍和宫、国子监的街边走了走,宁静的下午人有些困了,随意走进一个巷子竟是林兆华戏剧中心,也让人惊喜。晚上妈妈想吃点辣的,就带她到人大对面的巷子里吃了点红味的抄手。吃抄手的时候天色也晚了,想到她明天就要乘飞机回去了,忽觉悻悻,心里难过。

晚上洗漱了躺在床上看书,她就在旁边收拾行李。晚上到底憋不住,给她说了两件藏了很久都不曾说起的事。我从没有觉得这些事会烂在心底,终有一天会告诉妈妈的,等到那一天就像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说出来,我就走出去了。我以为这一天会等很久,结果是四月的一个凌晨。虽然经过了一个寒假,又看了好多书,也或多或少地和朋友提起过一些心绪,我挑了好多幽默的词语绘声绘色地讲那些不开心的事,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不起波澜。她很平静地听完,并没有觉得她的女儿丢人也不觉得她的女儿可怜,妈妈对我说:“事情都很美,你也表现得很好。”拧不开的疙瘩,淤积的泥,就这样吧,待它长出青草,又被落叶掩盖。那天晚上我一定横着心说了很多话,但是痛苦过,体味就深刻了。不敢说是不是到现在彻底释怀了,但是,很谢谢妈妈,因为到现在我心里都是轻盈的。

妈妈二十号早上离开了北京。

二十号晚上我一个人到五棵松万事达中心看了Keren Ann的演唱会。她在去年的4月13号来过北京,而那时候我才参加完自主招生考试在飞往重庆的航班上。我坐在第二排正中央听着她用英语和法语唱歌,这是我第一次看现场演唱会。初一买了人生中第一张专辑,是她的《Not Going Anywhere》,已经过去了将近七年,偶像无名指上已经戴上戒指,她也当母亲了,而那首歌,还是我初中的夜里裹在被子里听的那一首。

我觉得我应该流眼泪的时候,居然愉悦地笑出声来。一个当母亲的女人站在我面前,感慨岁月铁刻画青春真是傻叉,她这么美,这个故事这样完满幸福。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六院紫藤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燕南园野花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三里屯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国子监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国子监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Keren Ann演唱会

 

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二日 天津

很喜欢这个城市,也很喜欢南开大学,大学里面的三丁包比狗不理包子要好吃倒是真的。

留点遗憾,待时间充裕的时候再去。

朋友在那边都过得忙碌又充实,大家还没有怎么变。我也好。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天津劝业场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街边1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街边2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街边3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街边4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街边5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狗不理包子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海河1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海河2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海河3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海河4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瓷房子博物馆

四月的事,五月聊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天津火车站

写了一个下午到这里,写不动了。现在北京妖风大作,我希望能下雨,很久没见着雨,想念了。

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18:32 四十五楼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