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面坨了  

2014-05-22 22:31:1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天和室友在学五食堂吃饭,她点了个番茄蛋汤面,面条凝在一起了,她说:“面坨了。”觉得新鲜,问意思。想了片刻答我,形容煮过的面食比由于水少或不搅动粘黏在一起的样子。我道,换我们方言讲,叫“面泥了”。皆形象妥帖,很有滋味。

今天晚上又一起吃饭,在校外,我点了一份鳗鱼炒饭、一份秋葵和一杯绿豆水,她点了一份骨汤面和锅贴。我以为锅贴是煎饺,结果端上来是煎过的春卷那样的面食,皮儿下裹了肉。她讲倘使锅贴下面连着层面皮,像席子般,就叫“褡裢”。我问她北京吃春卷么。她说立春那天晚上要吃春卷,一般是二月四号,叫做“咬春”。我问她配料如何。答道,肘子,一定得酱肘子,皮儿、筋、肥肉、瘦肉都得俱全;黄豆芽炒粉条;韭菜摊鸡蛋。两片儿面饼,中间涂油粘一起,下锅煎。吃的时候定再沿黏合的痕迹撕剖成两片,择一,盈掌,铺韭菜摊鸡蛋,黄豆芽粉条次之,酱肘子最后。再如叠信封那样东西南北各四折,成卷,“咬春”。“褡裢”和这样吃法的春卷,我未见倒如见了一般,喜欢得不得了。

吃饭时候聊吃的合该有趣。回来的时候看见学校西门外面海淀樱桃节“樱你而来”的广告画还没有摘。北京春天不及南方早,四五月樱桃才上市,桑葚亦近日才撤柜,倘是在重庆我恐怕早在三月就已吃得嘴唇发黑了。入了夏,街边槐树茂密,室友引诗:“岁移小鬼成翁叟,人在胡同第几槐。”她是北京人,自有她的怀念。我已经很久没有怀念的感觉了,自知重庆的树依旧撑着热与雾,而公寓九楼我的窗口南北朝向我已忘记。

“南园无限树,独自叶如帷”。想着都脸红。不想算了。

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22:20 四十五楼

面坨了 - 在海啸 - 竹针麻线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