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二月二十五日阴  

2014-02-26 10:0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六去了一趟圆明园,本来六点四十就已经醒来,打算做第一个游客,却贪被里暖和睡到八点才起床。园子里面景观的名字都好听,又是热闹又是庄严沉甸甸地缀着福禄寿喜颐养天年,可是湖还结着冰,柳树也是黄的,走了许久,哪里的景色都是一样的萧条。在残垣断壁间走着,真是难以想象一八六零年前的清晨黄昏、元宵中秋。如今只够说一个“惨”字。历史哪管什么儿女私情天地成毁,欢哗和涕泣不过是舟子剖开的水痕,转眼已过万重山。院子太大,没有走完,随便挑了一个门出去了,竟是中关村北大街。我回去之后同学说:“里面阴气重,从前死过好多人。”“可是谁有知道拉了夜幕之后,或如《千与千寻》里的平行世界一般,我们看不到的墙内,高烛照着牡丹,一书一书的蕉叶下,还有玉笛声。”

近来也忙,但是心里总比上学期踏实。没有什么外出的计划,可以说也是雾霾天的缘故,出去一趟回来觉得脸都是臭的;也没有什么期待,老老实实地上课做作业看书。作息也相当有规律了,自从看了一个治失眠的偏方——“上床一动不动十五分钟一定可以睡着”——之后,全神贯注地经营睡眠,再没有做离奇冗长的坏梦了。春天还没有迹象,同学说:“三四月的时候玉渊潭樱花开,赏花的人很多。”觉得地名真美,那却是很远很远之后的事情。

今天上思修课的间隙,在翻一本散文册子,读到了一段,忽然想起是初中的时候做读书笔记时在《读者》上摘录过的。原来也不问作者也不问出处,今天忽觉阔别重逢,且是迎着一张面目清晰的容颜,惊喜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里面有一段讲:

林文月的十六岁儿子问妈妈说:“这个暑假,我想读《唐诗三百首》好不好?”妈妈打着哈欠说:“当然好啊,但是千万别存心读完。”“哦?”“因为那样子会把兴致变成了负担。”那个深夜,儿子还问妈妈说:“你觉得进入理工的世界再兼修人文,跟从事人文研究再兼修理工,哪一种可能性较大?”妈妈说:“研究理工而兼及人文的可能性是比较大。”

还记得当时本子刚要用完,剩下的几页自己画了插图,还写了一个诸如后记之类的东西。不过十三四岁,那么做作,现在想起来很好笑。那时不知道会在重庆上高中,也没有打算今后选择文科。我亦自是觉得未来“研究理工而兼及人文的可能性是比较大。”而再次同这个句子相遇,我已在大学的教室里了,心里湖衣微皱。期愿和现实之间常常缘悭。

昨天晚上修了一节中世纪西欧社会史,下了课匆匆往回走,忽然有人拿重庆话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竟是高中同班同学,开学以来头一次路上碰见。她看见我戴着耳钉非常吃惊:“你也去穿了呀!颠覆!”我说:“迟早要变的对不对?”我俩一路走回去,说着上学期的绩点和这学期的课程。又站在楼下的自行车棚子下面聊了好久,风和灯光都非常柔和。她问了我很多事,我向来把这些埋在心里,那时候却感到从容。能把一些束之高阁的情绪轻描淡写了,便是已经走出来罢。她感到吃惊——知我甚浅的人多认为我“文艺”或者是所谓的“小清新”,我不喜欢也不想辩解,而这两个标签不足以支撑我走到现在。婉约的人不太好,缺了点野心和前瞻性,像一坡的软草,恐怕枯萎得太快了。我性格里有锋利,不爱留回转的余地,性子也急。寒假看岩井俊二的《四月物语》,看他拖拖沓沓地演到女主角去电影院,心里生厌,直接关了。

嗯,都是在变的。一个园子盛衰着,我呢头发又长了,耳钉是一艘银帆船。只要在朝着好的方向变着,某一段时间、某一个时刻,发生过什么都不重要。我心里盘算着明天要看的章节,要做的事,很有归属感。

2/25/2014 11:20:45 PM

附:二月十八日阴

十五号到了北京,错过了下雪,但尚有未融的雪堆积在街边。次日一早到图书馆还书,Monet1840~1926,英文画册,附录有传记似的年谱。上期末复习的时候眼睛累了就看这本。西方美术史的论文原本打算写印象派的,但是选这个题材得人太多,怕看了人家的论文反落入窠臼,便弃了。但查阅的参考书一直都没有还。很喜欢里面的几张画,Madame Monet in Japanese CostumeThe Red KerchiefThe Stroll。画的都是他的夫人Camille。有一幅画没有收录,在课堂上看到过,是原野,春草齐腰,远远的在阡陌上走着莫奈夫人和孩子。有点遗憾。没想到考经原的中午在学五食堂吃饭,在楼道间的墙壁上看到这幅画。还了书,再到学校的赛克勒博物馆看了两个展出,其一展出青瓷,名为“叠翠”;另一是“从丢勒到毕加索”,版画,很好。遂跟同学有一起出了西门,竟然是第一次在这张著名的匾额下留影。

周一行课,选了中世纪欧洲社会史,没有想象中的枯燥。也在图书馆借好些书。没有看过董桥,从前只是在店里瞥见书皮,觉得美。才过一天,便把他的一本看了大半,吃饭的时候都会想到其中的妙语。今天晚上又上了中东地区的国际关系,喜欢得不得了,也是出乎意料。

上学期好多忧愁诚然是自找的,现在睡了好觉又满血复活了。平平稳稳,踏踏实实,每一门功课都学好。很开心。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