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初见之思  

2013-08-27 16:5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北京已经有四天了,暂住在东新帘子胡同的四合院里。几天来都是蓝天白云,竟是盆地河谷里所难得一见的天气。想到以后要在这儿生活学习了,也如梦一般。


北京于我可比是一件衣服,没有清水漂过不曾晾晒也没有体温,只觉得漂亮新鲜,我去穿戴它,裁剪的不是衣料而是自身。





前天晚上到老舍茶馆吃茶,也是第一次看京剧。一段《贵妃醉酒》,旦角推一把折扇,俏丽极了。点心也喜欢,尤其是豌豆黄,切得正方的,红豆腐那样大小,珠胶脂凝一般,每一块上都点一小颗山楂顶子,便似有了朱砂痣,拈起来竟带活物的灵秀;口感也好,细而不散,稠而不粘,甜味恰到好处。北京的地铁出口,总是有很大的风,若是没有风,行人还是行人;有了风,便多了些行色匆匆。昨晚又乘地铁到奥体中心附近看了看,一堵墙上有很多大红鼓,广场有很多地摊,很多人在散步,很多人在放风筝,我仰脸看那些长长的一叠脸谱、一叠蝴蝶,看着那些装了莹莹灯火的风筝,月亮垂了脸依着远处的房子,我真觉得光风霁月海晏河清的模样,垂衣裳而治也罢。


也不打算就这几天把京城走马观花看个遍,只是想坐下来好好静一静。很多胡同要留给以后慢慢走,颐和园这些也须等到游人尽散大抵有雪的时候才毳衣炉火地游。


还没有到学校看,想到开学,又开心又紧张。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人才济济的,未来还模模糊糊,对专业也一无所知,却早早的在心里有种归属感。就好像,跨过了四合院的门槛儿,见着了影壁,它阻着门庭,我不心急,自知其后有疏竹红桃,雕窗圈椅美人靠。


 



而对于未知之事,我总是有畏惧的。向来亲友说我不自信,责我自卑。我以为是一种defensive pessimism,还是高中做阅读的时看到这个概念的。说得可怜些叫做没安全感,我讨厌这种说法;应该说是在对于投机性很强的事件上持有谨慎态度。


大学的生活自是要与高中生活不同的。我能上这样的一个平台,什么都说明不了,除了考试能力。在我的认知里,“知识”、“文化”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以后就在经济学院里念书了,什么微观经济学原理就叫做“知识”,它的导向是就业、收入,应许是是工具作用,它圈定着同事;而“文化”则是由文史哲支撑起来,导向在情怀的广度和思维的深度,应许影响的是一个人的价值观和气质修养,它圈定着朋友。由于专业偏向了理,也担心自己终成为一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人。入了大学,要好好的料理生活,不负了年华。


前段时间在空间上看帖子,有一篇叫做《俞敏洪谈大学生活》(http://user.qzone.qq.com/1434403398/blog/1353304400#!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53304400)还有一篇叫做《离理性越近,离灵魂越远》(http://user.qzone.qq.com/649836543/blog/1377101770#!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77101770)。都是讲大学的里面的感情问题,写得长得要命,前者说到孤独和忍耐,后者说到灵魂和勇气,观点正好抵牾着。我是在同一时间看到两篇帖子的,觉得真是有趣。虽说是看热闹,我也看出了对生命、对追求的如泣如诉。毕竟情感这样自然的事情,又如何回避是好。


说到这里,我的语言系统是一支长长的蒸馏管,心里的事要讲出来,就百转千回百转千回,呈在面前的言语已经是拆了诸多情绪可以放在托盘里了;又好比是碗里捞起的挂面,白白净净,滋味却全在汤里。总有没有说完的话,没有写出的字,没有看完的风景,也觉得没什么,活得清洁无所欠,这些未尽未了的梢头“就让它像一盘棋保留在那里好了”。


在重庆说是孓然一身,倒也过得潇洒,也一个人静得下来,也呼朋引伴看电影想吃新鲜玩意儿。孤独固然孤独,可是真是让人成长了不少。我不大愿意去想情感上的事,而总会有人旁敲侧击地打听着——若真有感情,定会如山川堂堂存在着,我不遮掖,即使遮掖也瞒不过一水护田两山排闼。


诸如“喜欢”和“爱”这样的词语实在金贵,要说出来,不知要熬多长时间。不应在一开始就信誓旦旦,应是走了好长好长的路,经历了好多好多事,终于像启封一罐老酒那样说出来。可是现在都用滥了。我想两个人若是相好,心里肯定沉沉的,且活得寻常真实,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交朋友很反感如胶似漆,必须要保留各自的私人空间,有足够的时间独处,有足够的时间做分内的事和思考。里尔克《给一个年轻诗人的十封信》中说了一段话:“爱的要义并不是什么倾心、献身、与第二者结合,它对人是一种崇高的动力,去成熟,在自身内有所完成,去完成一个世界,为一个人完成自己的世界,这是对他一个巨大的、不让步的要求。”我推测他说的正是他同茨维塔耶娃的精神恋爱。但我认同它有合理——在交往中保证自己世界的独立性,用两个完整并且在不断完善的世界产生交集。


梁元帝《采莲赋》有一句:


畏倾船而谊笑,恐沾裳而敛裙。


读到这里觉得和心里所想的相扣了。那些被冠以胆怯自卑腼腆之名的举止言语,都是来源于一个“畏”,一个“恐”。真是前面所提及的defensive pessimism。诚然越是年轻越是不稳定,很可能离别,很可能断裂,很可能耽搁,很可能等,很可能哭。情感不是阑尾,割了又痛。这些都让我畏惧。


畏惧的好处就在于不让人糊涂。可是还是想得简单轻快一点好。晏殊的《浣溪沙》下阕说着:


满目山何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这倒是直截了当让人痛快,不如怜取眼前人。当下不正是“光风霁月海晏河清垂衣裳而治也罢”呀。


写到这儿,恐怕要贻笑大方了。没有阅历经历就扯淡,实在上不了台面。


 



曹丕有言“时岁之暮春,勾芒司节,和风扇物,草浅兽肥弓燥手柔”,那个春天他畋猎着,野心勃勃。真不知道我人生中的春天会起始于何年。


到北京的那一天正是处暑,假期也要过完了。一个假期里同学也变了不少,耳钉高跟鞋一装备,就成熟了许多。她们也很美,这样挺好的。我只是觉得,一个人不能妩媚,妩媚起来就是一架俗骨,就不美了,就一下子老了,浑浊了。


大家都在或多或少的变化着,池塘春草梦转眼梧桐已秋声。


我只是希望我们都能好好学着、过着,多看些书,有所成就有所收获;趁着年轻,坐着火车从山河间呼啸而过,多在夏夜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冰,不为学业或是情感追悔。时间确实可怕,不求“永远”,只愿它在union之前添着re的前缀。过了很多年,遇到有些岁数的你我,最好内心还一如不施粉黛的当年。


 


2013/8/27北京东新帘子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