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针麻线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日志

 
 

看书  

2013-12-21 01:48:2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挨了水痘疫苗第二针,依旧不听医嘱洗澡去了。晚上四个人出西门外吃了点东西,临走时又得赠三四块豌豆黄,好不高兴。

既知看不下去讲义,拎了本《围城》到图书馆。书借到时一口气看了一半,心思被勾了去,拖了一个周,想今天了结掉,免得日久扰得心烦又捡不起前头的了。很久没碰小说了,原打算大学照着列的单子看书,没想到转眼穷忙到年底,回头看自己列的单子都赧然。

喜欢。看书不多的人,见识少,读了一部便如只用脸盆盛水的人忽然看到池塘,幸它弥补了见识,殊不知池塘外还有江海湖海。故每看完一部,说个“喜欢”也诚惶诚恐。

难得看到满书的俏皮话,诸如把女人比成是熟食铺子,说牙床块垒不平像侠客的胸襟,又说某人活泼得像通了电一般。我偏爱短而切中要害的句子,他写的东西真是装了轮子般舒舒顺顺,看着不饧眼。

从前饭桌上听过父母讲这本小说,晓得了剧透就懒得翻书,结果懒到了现在。里面的人物大致知道有谁谁,所以看书倒像是验证他们的评论对不对。大凡讲知识分子和爱情婚姻观的书,不是写得婆婆妈妈,就是故弄玄虚引经据典地说教。结果这书一路调侃、挖苦,说着俏皮话,就把男男女女的一段段际遇写干净彻底了。

不过我评论不来什么爱情观婚姻观。有的地方真的大不明白,即使评论了也都是别人的观点,引用了恐怕还要加脚注。可能有的书不同年龄看才有不同的体会。就像,现在看《红楼梦》还是打心底觉得热热闹闹,但是比起很早的时候有一点自己的理解了,觉得袭人比晴雯乃至黛玉都惨。《围城》看到了最后我问:“方鸿渐和孙柔嘉会不会和好?”别人说:“你这样一问真是糟蹋了小说啊。”想想觉得说得真对,这是肥皂剧观后感的提问方法。只是,“别人”何苦这么深沉认真,钱钟书都说俏皮话,我可不可以有俚俗的提问。

书才看一遍,既然喜欢了,定然以后还会翻。这一遍,不敢说读得通透,倒是附录里《记钱钟书与〈围城〉》细细看了好几遍。从前也看张爱玲的,她和他都写男女间爱、酸、怨,写感情遇到拐点了直转急下,私以为后者笔法的尖刻不在前者之下,可是如杨绛所说,钱钟书到底是宽厚通融且有“痴气”的,所以性命亦带着福气罢。她提到钱钟书把写成的稿子拿给她看,急切看她反应,她笑,他也笑,有时候叫她放下稿子,同他相对大笑;他在湖南旅行,过雪窦山,写纪游诗寄回;最后一段,“我自己觉得年纪老了;有些事,除了我们俩,没有别人知道。我要乘我们夫妇都健在,一一记下。如有错误,他可以指出,我可以改正。《围城》里写的全是编造,我听记的却全是事实。”想着她不久前写了《我们仨》,三人已去两人,忽然难过。钱钟书写的故事有点绝望的味道,可是他和杨绛的这一生,真是一轮满月。

合了书,图书馆正好关门。

虽然有很多事还堆在心里,可身上只带了一本书,有种轻松的假象。从静园路过,忽然看到有烟花的焰在远处闪过,遂有声音传来。停下来看了好久,等几发都消散了才继续走下去。

真是年末了。

12/21/2013 1:39 AM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